7家重磅新开业 属于酒店控的狂欢开始了

7家重磅新开业 属于酒店控的狂欢开始了
2018年06月04日 14:58 新浪时尚

  导语:2018年的下半年,酒店控必将陷入一场狂欢。除了重磅酒店的开业外,令人惊喜的是,每个城市似乎都找准了适合自我土壤的调性。(来源:悦游CondeNastTraveler  作者:汪诗原)

  上海主打设计,北京则将刮起大气、清新之风,香港的“贵气”则将在以摩登中式风为特色的设计师傅厚民和Tony Chi手中开始新的面貌。

  北京·清新

  相比巧夺天工的装饰和天马行空的创意,清新风尽管看似寡淡,却以利落的线条、自然的用材、不施粉黛的视觉呈现演绎着“无为而治”,让喧嚣和纷扰丧失了存在感。

  当然,视觉呈现只是表象,清新派酒店背后需要一套强大的体系加以充实。曾凭借上海璞麗艳惊四座的URC(Urban Resort Concepts)将进驻奥雷·舍人(Ole Scheeren)操刀的嘉德艺术中心;而日系酒店设计师隈研吾的“建筑消失于环境”理念将在望京有新的实践。

北京望京凯悦酒店

  北京望京凯悦酒店

  这间凯悦是望京利星行中心的组成部分,设计师隈研吾将整个综合体视作“建在森林里的三合院”。建筑外观依旧是隈研吾拿手的玻璃方体,内部则穿插着竹林、镜面水池和大批条状木材,当自然光透过玻璃幕或顶棚撒入室内时,让人很难分辨究竟置身于建筑中还是密林深处。

  大堂一侧还悬空陈列着无数水晶珠组成的装置艺术,仿佛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这些都刚好应和隈研吾的设计主旨——回归自然。自然主题还延伸至餐厅、酒吧,甚至宴会空间,全然模糊了建筑与自然的边界。348间客房则用禅意的庭院理念隐喻“栖居”。

璞瑄

  璞瑄

  璞瑄将进驻奥雷·舍人创作的嘉德艺术中心上部,116间客房由Peter Remedios及MQ Studio打造,标配LOEWE电视“、上下”家私和开放格局的水疗风格浴室,在一些客房还能俯瞰紫禁城。

  璞瑄革命性地将传统行政酒廊进化为融合了图书馆、休息区、户外庭院场景的空中宅邸,即便在深夜,宾客依旧可以进入这里,在Bulthaup橱柜拼组的开放式厨房里享用夜宵,一如在家中一般自在。贯穿三层的Spa也打破了传统,从30分钟快速复苏理疗到整日体验,宾客皆可享受到无性别差异的、以结果为驱动的专属护理。

上海·设计

  上海·设计

  和十年前相比,力邀名设计师加持不再是酒店博取眼球的利器。酒店对于设计师的任用更趋于理性,宾客对待名家设计不再大呼小叫,设计师在新作中的突破也越来越有限,但设计之于酒店的重要性丝毫未改变。

  纵观今年的新酒店榜单,我们不难体会,重磅酒店品牌和名设计师的强强联手能轻而易举地取得“1+1>2”的号召力——设计酒店教父Ian Schrager为上海艾迪逊钦定了根植上海的胡如珊和郭锡恩伉俪;郑志雯力邀助其征服欧洲的季裕棠再度出马,操刀新旗舰——香港瑰丽;隈研吾和傅厚民的“伯乐”太古则携手Piero Lissoni打造居舍系列第四间分号——上海镛舍……

上海艾迪逊

  上海艾迪逊

  设计酒店教父伊恩(Ian Schrager)和万豪共同孕育的酒店潮牌“艾迪逊”不仅在上海选中了外观古怪的历史建筑——华东电力大楼,也相中了根植上海的如恩设计研究所(胡如珊和郭锡恩伉俪执掌)。

  最终的呈现效果非常喜人:艾迪逊招牌的玻璃门朝向人流密集的南京路;塔楼里的145间客房极简又治愈;伊恩钟爱的旋转楼梯安在塔顶,串联着日本餐厅、Punch  Room和坐拥浦江两岸美景的屋顶露台吧。塔楼还用玻璃温室串联一座20世纪30年代的Art Deco建筑,以“收纳”潮酷的电场俱乐部、放映厅、卡拉OK和两间食府(全日餐厅和中餐厅),从而达成伊恩“将一切美好事物置于同一屋檐下”的构想。

上海素凯泰

  上海素凯泰

  在收购曼谷素凯泰酒店很多年后,香港兴业集团终于决定将这座好评如潮、设计出挑的独立酒店扩张为一个全球性的酒店帝国。其扩张的第一步落脚在上海,与太古系的镛舍同处全新商业综合体——兴业太古汇。

  上海素凯泰并未延续曼谷分号的泰式风格,而是由如恩设计研究院用当代笔触探讨了都会与大自然的关系。170间客房和31间套房以工作室格局呈现,加以如恩招牌的开放式搁架、球状灯具和铜质金属件装点,墙面用可隔音和净化空气的硅藻泥取代传统涂料,灰色原石铺就的浴室配备水疗浴缸和Grown Alchemist出品的有机洗护系列。

  除了五处理念革新的餐饮据点,还有配备恒温泳池和水疗工作室的康体中心,以及先进的宴会设施。酒店的本地联动也极具看点,例如与本地服装学院共同创作制服、用独特的体验项目与社区互动。

  上海镛舍

  太古钦定意大利设计师Piero Lissoni操刀镛舍的动机干脆又纯粹——他们对Lissoni创作的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酒店(Conservatorium)一见钟情。

  Lissoni为镛舍打造的空间既追赶了意大利的设计潮流,也追忆了上海的黄金年代。前厅垂落的,六米巨型水晶灯、悬于客房床头的总控拉绳、围绕瓷器展开的艺术收藏都是这间“居舍系列”新成员的重要标志。而栽满意大利植物的花园、融合了工作室和精品百货场景的Spa、Gray Kunz主理的食府Café Gray Deluxe更是锦上添花。除设计之外,镛舍的环保举措也是一大看点——使用硅藻泥刷墙、推行玻璃瓶装水、用定制金属吸管减少塑料垃圾产生。以此宣告,除了特斯拉礼宾车,高端酒店在环保上还大有可为。

香港·奢华进阶

  香港·奢华进阶

  香港不缺奢华酒店,从“远东贵妇”半岛酒店,到一路从“文华”更名为“文华东方”的“Fan”系列,再到从丽晶变洲际,又即将重回丽晶的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号,香港已经历高端酒店的几轮洗礼。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莫如The Murray和香港瑰丽酒店。前者是九龙仓旗下奢牌尼依格罗在香港中环的布局,重金修复并改造了经典地标“美利大厦”,让昔日办公楼变身为奢华酒店。后者则是瑰丽酒店集团在大本营的雄心之作,邀请Tony Chi进行设计。

The Murray

  The Murray

  尼依格罗的全球旗舰——香港The Murray是办公楼变身为奢华酒店教科书般的演绎。其“原材”是落成于1968年、由福斯特建筑事务所操刀的美利大厦。大厦不仅是原香港最高建筑,还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极具前瞻意识地创作了隐藏式折角窗,避免阳光直射室内,有效降低了能源消耗。

  半个世纪后,经过原建筑事务所的精心修复和改造,昔日的办公大堂化身为宾客小酌、办理Check-in的空间;原先的工作室变身为一间间温情的客房,住客可以透过折角窗欣赏中环的建筑和太平山的绿意;原先的车行坡道和拱廊则成为空中花园和新车发布区。美利大厦时代的每个部分都被赋予了全新使命。

香港瑰丽酒店

  香港瑰丽酒店

  曾开创了香港综合体先河的新世界中心推倒后,在原址上又立起了全新的商业综合体——Victoria Dockside。这里除了将引入理念革新的购物中心和办公设施外,还将引入由女将郑志雯主导的酒店品牌——瑰丽。

  为了确保这间瑰丽全新旗舰一炮而红,郑志雯力邀季裕棠(曾凭借伦敦瑰丽惊艳全欧洲)出马,用其招牌的镜面、殖民风情、不对称设计和动物头首尽情装点塔楼24~40层的413间客房。除了房内摩登俏丽的私邸氛围,所有客房还被可俯瞰维港或城市天际的落地窗围合。塔楼顶端19层是为长住客度身定制的住宅单元,配有专属的泳池及配套设施。

  撰文 / 汪诗原   摄影 / Ming

  编辑 / 黄冠南   微信编辑 / 郭哥

  部分图片来自酒店官网

酒店北京上海

精彩视频

产业资讯

明星公告栏

精彩原创

高清美图

专题策划

风向标

我爱试用

秀场库

化妆品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