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置顶
调整字体
搜索
评论
  • 新闻
  • 图片
  • 微博
  • 博客
  • 视频

宝玑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只腕表

2016-03-09 10:59:12 来源:新浪时尚 微博 收藏本文

  导语:腕表最早诞生于拿破仑时代?许多人并不以为然,也有不少人认为最早的腕表诞生在其他年份。但毫无疑问的,腕表开始出现是在1880年左右,最初腕表的诞生是为女性所设计,而后约1910年才开始有适合男性配戴的腕表。但我们要叙述的故事却远久于这些表款,任何发明都有其因,第一只腕表的诞生被众人遗忘了,仅有少数钟表专家知晓。

那不勒斯王后那不勒斯王后

  在拿破仑的家族中,拿破仑最小的妹妹卡洛琳· 缪拉(1782-1839)可说是宝玑最忠实的拥护者。卡洛琳· 缪拉于1800年嫁给乔其姆· 缪拉,于1808年至1815年间统治那不勒斯,成为那不勒斯的国王与王后,她自1805年23岁时购入了第一款宝玑表后,至1814年间陆续收藏了许多宝玑作品。宝玑的确在这段期间共售出了超过34款宝玑表于卡洛琳· 缪拉。在她统治的动荡年代中,卡洛琳· 缪拉聘请了多位艺匠并亲自监督王宫的装修工程,她个人也相当热衷关于赫库兰尼姆和庞贝古城的考古挖掘,且大力赞助工业制造。同时她也为那不勒斯引入了法国画家安格尔、巴黎时尚界的工匠、剧院,当然还包括了制表师。

那不勒斯王后那不勒斯王后

  很明显的,卡洛琳· 缪拉相当醉心于顶级钟表,在宝玑位于巴黎Quai de l‘Horloge工作室的档案纪录中,记录有不少地位显赫且特殊的顾客,其中之一就是拿破仑家族。宝玑档案馆中记载的客户名单包括了拿破仑的兄弟姊妹,以及他本人。拿破仑在1798年埃及远征的战役中,养成了随身携带三款时计登船的习惯。他的妻子约瑟芬在1797年购入第一款宝玑表,拿破仑的第二任妻子玛丽· 刘易斯则在1811年购入宝玑表,其他还有那不勒斯与之后西班牙的国王约瑟夫、荷兰的刘易斯国王、Canino的陆斯恩王子、西伐利亚(Westphalia)国王Jérôme、宝琳与她的丈夫Borghese王子、托斯卡尼大公夫人Elisa,以及当时许多名声显赫的政官达要等,皆为宝玑的忠实顾客。而这些当时所售出的众多王室珍品,更是相当值得深入研究。

那不勒斯王后那不勒斯王后

  的确,仔细分析这些所售出的时计,其中一款诞生于1810年至1812年的表款格外引人注意,这是一款宝玑为卡洛琳· 缪拉所量身创作的作品,是一款可配戴于手腕上的腕表。

  腕表最早诞生于拿破仑时代?许多人并不以为然,也有不少人认为最早的腕表诞生在其他年份。但毫无疑问的,腕表开始出现是在1880年左右,最初腕表的诞生是为女性所设计,而后约1910年才开始有适合男性配戴的腕表。男性腕表的主要客群来自于自行车骑手、骑马者、或充满探险意味的飞行员与汽车驾驶。其中一两个设计甚至成为制表师们的经典典范。但我们要叙述的故事却远久于这些表款,任何发明都有其因,第一只腕表的诞生被众人遗忘了,仅有少数钟表专家知晓。

Registre Reine de Naples . XavierRegistre Reine de Naples 。 Xavier

  先不提一些后来被装在手镯上、作为吊坠的钟表、甚至被镶嵌入手镯或用于装饰较宽尺寸的手镯表,我们应该将研究那些刻意设计于手腕配戴的作品。长久以来,百达翡丽“依顾客要求,于1868年为匈牙利伯爵夫人制造了第一只真正的手镯腕表”,声称自己制作了第一只腕表。但宝玑为那不勒斯王后所量身打造的腕表却远早了60多年,但这个纪录又该从何得知呢?宝玑的档案馆记载了什么?让我们一同探访收藏着宝玑珍贵历史纪录的巴黎芳登广场。这些受委托的订单,皆详实地记录下客户们所要求的特殊定制表款款式,因为他们知道市面上所售的时计表款并无法满足他们内心对钟表的渴望与需求。

  这本记录丰富的书册记载着宝玑大师为他的顾客们所打造的各式复杂功能和梦想,以及极具影响力和著名的表款外型。在第29页中,发现那不勒斯王后于1810年6月8日跟宝玑订了两个非常特别的时计,共需花费100路易。 其中一款是具备问表功能的超复杂表款因需要额外定制一条手链我们需要收费5000法郎。这个令人惊讶的订单记录了该订制表的整体外观功能与设计环节。

  那不勒斯王后所委托制作的这个订单为编号N° 2639,其描述内容前所未见,因为它是一只“手镯式的椭圆形问表”。在那不勒斯王后委托订制订的两个月后,宝玑便开始着手制作腕表,并于1812年12月21交付成品,共计耗时两年半完成。据文献可以知道,这是一只宝玑常见的报刻问表,但较为罕见的是它采用了鹅蛋形的表壳设计,这份订单阐明了它采用杠杆擒纵并附有温度计。共有17个记有名字的人投入制作,并且必须分成34个部分制作。这款腕表于1811年的12月初便已完成,在12月5日的收据上写着共收费4,800法郎,并非宝玑当初在订单上所描述的5,000法郎,宝玑最后以便宜了200法郎的价格成交。

  但宝玑最后却是在下一年才完成交货,很显然地,宝玑大师决定延后交货日期,在表款交至顾客手上之前,宝玑必须确保表款每一个细节的完美无暇,而这也是宝玑制表的原则。首先是整个运行系统被重新置换,或许是整个系统并未能彻底令人满意,也可能是结构损毁。再者,则是根据那不勒斯王后的要求,将金制的扭索纹面盘改为银质扭索纹面盘。书册上记载着面盘上采用了阿拉伯数字时标,这通常出现在珐琅面盘,极少出现在金质或银质的面盘上。这款腕表最终在1812年12月21日完成交付,并送交至卡洛琳· 缪拉与其伴随拿破仑王帝征战俄罗斯沙场的夫婿所共同坐拥王权的那不勒斯之土。资料文献中并没有任何表款的手绘稿或对表款外观有任何描述,但幸运的是,这款腕表曾在1849年进行维修,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谓的售后服务。根据记载这款腕表由一位“居住于巴黎Rue d‘Anjou 63号”的Rasponi伯爵夫人于1849年3月8日将编号N° 2639的表款送回厂维修。这位路易丝· 缪拉伯爵夫人是乔其姆· 缪拉和卡洛琳· 缪拉第四个同时也是最小的女儿,诞生于1805年,并于1825年嫁给Giulio Rasponi伯爵。这款腕表的细节如此被描述着“N° 2639是款极为纤薄的问表,采用阿拉伯数字时标的银质面盘,具温度计,面盘附有快慢显示,该款腕表配有以极细金线所编织而成的链带,简单的金质钥匙,附有第二条同样以金线编织而成的链带并包装于红色皮制外盒中,以备修理之用。”有幸这款珍贵腕表的细节被记述者详实地以文字记录下来。这款腕表在1849年3月27日交还于其拥有者,共花费80法郎的维修费用,而后的记录还提及“我们针对轴承重新抛光打磨、重置温度计、使问表功能重新启动再度运作、拆开面盘全面清洁内部每个零件,并重新调校表款走时时间”。它曾于1855年再度送回宝玑维修,同时这也是宝玑最后一次记录到这款腕表,而今那不勒斯王后这款腕表的行踪已不知去向难以追踪,无论是公开场合或是私人收藏都未再有任何相关记录,它还在这世上某个角落吗?是否有天它会再度出现?一切尚未明朗!

  宝玑历史资料册中的详细记录,提供了丰富的概念與想法,尽管多少有些资讯已流失(诸如尺寸、精确的面盘配置、手链的外观形貌、连接的固定方式等),如此的艺术工艺,成就如此伟大的艺术之作,更令人心生崇敬。

  根据我们现今所能得知相关这款腕表的资讯,我们仅能对于1810年6月8日接下那不勒斯王后订单的宝玑大师致上最高敬意。想像这款“被有意设计为”世上第一只被记录下的配戴于手腕上的表款,一个毫无前例的全新结构、既特例非凡又优雅高贵,那就是这款超纤薄、结合超复杂功能与问表的鹅蛋形腕表,配有以极细金线所编织而成的链带。

  同时也要对卡洛琳· 缪拉献上崇高的敬意,她是一位真正的腕表爱好与赏识者,如果不是她,或许宝玑从来不可能打造出一款如此惊人的杰作。很少人知道,卡洛琳如果接受了她哥哥在1806那年为她所献上的纳沙泰尔封邑,她等于领导了一个由制表师组成的国家,但她以其领地太小而婉拒,而历史,是不能再被改写了!

文章关键词: 宝玑 世界 第一只 腕表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