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电竞锦鲤的热狗之路

王思聪:电竞锦鲤的热狗之路
2018年11月19日 17:21 新浪时尚

  导语:11月3日,iG夺冠的新闻占领了全国各大网站的头条。(来源:ELLEMEN)

  在全网为之沸腾的同时,王思聪的名字又一次登顶热搜榜。而随着这股胜利的狂潮渐渐褪去,它背后的男人不仅没有降温,反而火到了外网……

  一切都归因于王校长那张亲临现场观战时被抓拍到的吞吃热狗的照片,虽然以此为主题的头像、表情包、视力检测表等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但外媒们可能真的误会了广大网友们对王校长的“一片忠心”,毕竟,这支夺冠的队伍从一开始就是他一手创办的。

—

  电竞界的真锦鲤

  三十年前,从部队转业到大连市西岗区政府办公室的王健林,因为政府的一个“承诺”,开启了没日没夜疯狂替公司还贷的日子。那一年,儿子王思聪出生。

  谁也没想到,这个原本生于部队家庭的孩子,之后会成为不用为钱发愁的“公子哥”。他初中起便留学英国,就读于有英国“三大公学”之称的温彻斯特公学,初入异国的他跟所有平常人家的孩子一样,也碰上了一段颇为难熬的“适应期”,他那时和普通宅男并没有什么区别,学习之余常常混迹于各大“字幕组”和论坛之间,不知不觉间便迷上了打游戏,那成为他释放青春期荷尔蒙的不二良方。

  在网络上流传甚广的一组照片中,青年王思聪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如果只看照片而不知身份的话,你甚至会误以为那是一位年轻的诗人,至少,是个长相清秀的文艺青年。外表略带忧郁的他后来在BBC的一部纪录片中隐晦地提起过自己当年痴迷网络世界的原因,他说:“在网络中,你可以摘下那层面具,表达你真实的想法,而不是迎合主流。”这似乎为他后来投身电竞事业埋下了不小的伏笔。

当年的王思聪当年的王思聪

  2009年,因为不愿跟着父亲一起做生意,王健林无奈之下给他交了5个亿的“学费”,让他100%控股普思资本。

  刚回国的那段时间,王思聪由着自己叛逆的性子在微博上怼天怼地,炮轰娱乐圈的各大明星,连孙杨和霍顿场外的骂战,他都不忘去掺一脚。

  2011年8月,他首次在微博上发出八字宣言,扬言要进军电竞行业,彼时,并没有多少人将他的那句“强势进入,整合电竞”放在心上,人们以为这不过是这位“公子哥”新一轮夺人眼球的闹腾罢了。

  但商业上的事,他显然不是抱着玩票的心态。就在那一年,他就带着普思资本入局,手持五个亿启动资金的他收购了那时濒临解散的CCM战队,以每人5万元的价位从LGD挖走了四名职业选手,组建为iG电竞俱乐部(Invictus Gaming,invictus意为“不可征服的”)。

王思聪与王健林王思聪与王健林

  —

  最穷的时候,

  50元吃顿肉

  比起今天动辄几十万的转会费,七年前王校长开出的5万元人民币在电竞选手看来恍若天价。

  在王思聪尚未入场之前,职业电竞选手们普遍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他们所谓的“训练基地”便是一个几十平米的出租房,没有赞助,每月基本工资仅有1.5k,顶级选手的薪水也不会超过3k,但几乎所有人都要保持每天10小时以上的高强度训练,生活开销基本全靠参加比赛所得的奖金,倘若比赛赢不了,很可能几个月的辛苦就全白费了。

  而奖金也并没有多少,前Dota职业选手伍声就在采访中表示:“那时候我们在北京是1200的工资,包住不包吃。”“(奖金)俱乐部分一半,然后再扣20%的税,分到我们5个人手里再平分,就是8%。而在当时,即便规模较大的比赛奖金也只有2万,五名选手最终平分得到的奖金只有1600元。”

  “老iG”队员“笑笑”(孙亚龙)也回忆过一段穷得只能吃泡面的日子,有一次,距离一场比赛还剩十天时,“笑笑”拿出身上最后的50块钱请大家吃了一顿“李庄白肉”,虽然这顿以后,他所在的队伍就一路连胜,那顿饭也因此被赋予了不少浪漫色彩。

王思聪与iG王思聪与iG

  在那个昏昏暗暗看不到希望的年代,有人咬着牙坚持了下去,但更多天赋异禀怀揣梦想的少年们,却栽倒在了残酷的现实面前。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思聪揣着上亿的资本入场了,他在澎湃新闻的一次采访中说:“最早我来这个圈子的话,只是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

  入场的王校长一出手便显现出“公子哥”的阔气,“笑笑”在一次直播中这样回忆他发钱的架势:“王校长的助理那次提着一麻袋人民币放在我们面前,说‘夺冠就拿走,一人两万’。”他那天真的就捧着两万的现金回到家,整个人都呆呆地缓不过神来……

  同样让选手们目瞪口呆的还有王思聪给iG建立的专属训练基地,它位于上海体育馆附近的一座公寓中,不同楼层分布着Dota、LOL等不同分部,住宿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之外,还配备了专门的幕后工作人员照顾选手们的饮食起居。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就是推动iG重新运转的最直接驱动力。iG成立的第二年,便一举拿下了dota2第二届TI冠军,奖金100万美元,自此,一种所有比赛奖金均由选手独得的新型商业模式就此形成。

  除了向行业中游大规模“砸钱”外,他还积极地向行业上下游布局扩张:

  2013年4月,他以4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云游控股1.05%股权;

  2014年8月,他耗资590万美元购入创梦天地(乐逗游戏)1.3%股权;

  2014年11月,他向网鱼网咖投资数千万;

  2015年9月,他高调成立熊猫直播并亲自出任CEO;

  至此,iG俱乐部、香蕉计划和熊猫直播,成为王思聪电竞帝国中最重要的三家公司。

  这当然不只是资本自身的游戏,据悉,职业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只有16-22岁,到了25岁,基本就已经走到了职业生涯的尽头,退役之后的发展成了很多选手们内心的隐忧,王思聪的这番布局,显然也有所用意,让职业玩家们退役后也有直播平台可以散发余热,有的甚至能和娱乐圈明星一起“携手开黑”,周杰伦、林俊杰、陈赫、Angelababy等众多一线明星的加入,无形之中促进了电竞在大众中的知名度。

—

  “100%胜率英雄联盟第一ADC“

  对此,有人批评王思聪并不真的懂得职业队的运营管理,只知道砸钱,做法“嚣张”,甚至给他取了“校长”谐音的昵称。的确,王思聪会用麻袋装钱给队员们发放奖金,也会在自己投资的“熊猫直播”上給喜欢的主播花大手笔“刷礼物”,但他最“任性”的地方莫过于:他对电竞是发自内心的热爱,你让他亲自披挂上阵他也真的敢。

  8月16日晚,iG电竞俱乐部官微宣布:他们正在向英雄联盟官方递交一名ID 为iG.WXZ新选手,若申请通过,这位选手将有机会代表iG.LOL出战之后的LPL相关赛事,而这位选手正是王思聪本人。第二天,他就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的定妆照以示确认。

王思聪定妆照王思聪定妆照

  8月19日,时年30岁的王思聪便出现在了2018LPL夏季赛的现场,他亲自披挂上阵,代表iG出战与VG的对决。当他以团队“AD Carry”(射手,负责“物理输出”,简称ADC)的身份登上中国顶级职业联赛赛场的那一刻,埋藏心底的电竞梦已然走向了一种圆满。

  ADC是怎样一种角色呢?

  这可能是最符合他“老板”身份定位的角色了,这个位置的人像是冷兵器时代的弓箭手,只要在恰当的时机处于良好位置便可給地方造成极大伤害,但同时也需要队友提供大量保护,才能渡过脆弱的“发育期”。

  2018年,一度以“莽夫”、“全员上前打架”为标志性打法的iG,在这局比赛中为了保护王思聪的确花费了不少功夫,平时司职射手位的队员们纷纷扮演起了“辅助”的角色,争先帮老板“挡箭”。

  比赛开始后不久,对方原本在联赛中处于中下游水平的射手们就都对王思聪打出了很大的压制效果,在各种换线和小规模团战中,王思聪显然被对方列为了“重点关注对象”,他被VG的打野狠狠地“照顾”了几次,“一不小心”就贡献了大量表情包。看到王思聪屡次被“针对”,一些网友调侃道:“VG的队员这是不想在联赛中打下去了吧?”

  虽然开局时对方优势显著,但在比赛的后半段,对方选手不知是疲软了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失业”压力,进攻节奏明显慢了下来……而iG这边,在Rookie和The Shy两名选手强悍个人能力的带领下,硬是赢下了两轮关键性团战,并最终拿下了比赛。王思聪在后面的几轮团战中收获了四次击杀,以四杀五次阵亡十次助攻的“优秀”战绩结束了自己职业联赛的首秀,赛后,过了把瘾“见好就收”的他马上宣布退役,在电竞江湖上留下了“100%胜率英雄联盟第一ADC”的传说……

  而王校长本人的电竞水平究竟怎样?或许只能说跟职业玩家相比还有挺长的一段路,需要慢慢修炼,但不管怎样,他亲自开疆拓土打造的那个电竞王朝,自己总算也实打实进去掺了一脚。

  近日,仍然沉浸在iG夺冠气氛中的王思聪又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冠军之月的抽奖活动:他表示本月自己将在微博上抽四波奖项,自昨天开始,从转发/评论/点赞中抽取113人(庆祝11月3这个iG牛逼的日子),每人送一万元现金红包,“双十一”当天开奖,

  你准备好了吗?

王思聪电竞锦鲤

精彩视频

产业资讯

明星公告栏

精彩原创

高清美图

专题策划

风向标

我爱试用

秀场库

化妆品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