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男性锻炼力量的目的是?

当代男性锻炼力量的目的是?
2019年06月20日 07:23 新浪时尚

  导语:在过去 200 万年的漫长岁月中,力量对于人类的意义,基本上只有一个 : 生存。但是随着车马、机械和计算机的力量逐渐取代人的力量,力量的含义开始演变。人们锻炼力量的目的也有了更加详细的划分。比如有的人是仅仅为了追求更好的身材,有的人是职业需要,也有的人是为了身体的健康..(来源:GOMH男士健康)

  答案是多种多样的。来听听科学家、运动员、士兵以及那些非同寻常的人是怎么说的。

  力量是用来移动重物的

  罗伊·西姆斯 

  美国 IT 界人士

  相扑冠军/大块头 

  198cm/174kg/37 岁

  “相扑比人们想象的更有运动感,更健康。相扑运动员往往看上去非常肥胖,但这些脂肪下面,其实是非常坚实的肌肉结构。这是一种特殊的运动体型,具备相扑需要的力量、速度、平衡和灵活性。

  在相扑运动中,需要快速移动与自己体重相当的人,所以我用和自己体重相当的重量做了很多爆发力举重。我在杠铃上放上165kg 的重量,然后做 5 个后蹲,前蹲,或吊拉。我保持低重量、高强度,让抓举的速度越快越好。我还进行瑜伽、柔术、古典式摔跤训练,以及打篮球 — 我很擅长扣篮。我参加了180kg 级的比赛,最终以170kg的重量赢得了全国冠军。但是我还是最喜欢以 165kg 的重量训练,那让我觉得自己速度更快,也更强壮。我的力量水平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更好。像我这样身高体重的人要如何选衣服?这对我来说是个大难题,我甚至没有自己的穿衣风格,只要我碰到一双能塞进的裤子或鞋子,我会马上买下。我不得不把我的办公桌挪到街道,配一把超大号的办公椅。我一直想从事汽车方面的工作,但我大手不能很好地操纵方向盘。

  当我们在比赛前下蹲的时候,有些人用蹲下来的姿势来盯着对方进行恐吓。我总是一边直视对手的心脏,一边清空我的思绪。我会完全放松并沉浸在那一刻,这样才能更好地表现。专注过程,而不是去不停地想比赛的结果。有时比赛一开始,我们就进入激烈冲突,互相博弈;还有些时候,会碰到身体像黄油一样的对手,让人难以上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一个人,我只是试图用力量操纵他们的身体。”

  延年益寿

  约翰·纳吉

  退休狱警

  俯卧撑王者

  170cm/ 70kg/ 101 岁

  这个人锻炼就是为了活着。“我身体活跃,热爱运动。”101岁的约翰·纳吉说,“我喜欢在训练中交朋友。”纳吉是一个游泳队中的一员,这个游泳队由 30 个退休游泳运动员组成,这些成员都超过了70 岁。他们每天都在安大略省汉密尔顿市麦克马斯特大学卓越体育活动中心的健身房进行训练,同时在为一个正在进行的关于力量和寿命的研究项目提供研究数据。该项目由活动中心的主任、运动机能学教授斯图尔特·菲利普斯博士牵头。“数据显示,想要健康长寿,保持身体有足够肌肉是最重要的条件。”他说,“肌肉可以预防癌症,提高癌症患者的存活率,降低高血压、糖尿病和代谢综合征患者的死亡率。”《美国医学会杂志》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如果你能连续做超过 40 个俯卧撑,那么在未来十年里,你比那些连10 个俯卧撑都做不到的人患心脏病的几率要低 96%。

  菲利普斯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政府关于力量训练的提议将得到加强:由每周两次力量训练提高到每周三到五次力量训练。“力量确实是死亡的缓冲器。”他说,“更重要的是,它能延长你的健康寿命,让你能更长时间地保持高质量的生活。”从 40 岁左右开始,大多数人开始肌肉流失。一开始不那么明显,但到了 50 岁时就加速到每年一磅左右。当你还年轻的时候,通过更多的训练来缓解这种下降的趋势,这比进入中老龄时再尝试反击肌肉萎缩要容易得多。

  纳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身高 5 英尺6 英寸,体重 154 磅——和他一直保持的体重差不多——在过去的 70 年里,他一直在定期训练。他最喜欢的运动是站立式缆绳推举和俯卧撑,这些运动通常会持续 90 分钟左右,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很多与队友玩笑的休息时间。纳吉两年前摔了一跤,摔断了胳膊,还磕掉了几颗牙。“强壮帮助我更好地恢复。”他说,“这些对我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因为我训练有素。”

  驯服跃马

  史蒂文·登特

  牧场主

  跃马爱好者 

  180cm/ 80kg/ 33 岁

  “我在内布拉斯加州中部的一个农场长大。有些时候,我的工作感觉永远做不完,尤其是春天和秋天。我大概只有一个小时用来睡觉。早早起床,开始新的一天,进入工作。搬运饲料袋、围栏,等等……不停弯腰运动,就像挖洞一样——核心和肩膀整天都在运动。这看上去是体力劳动,实际上却是很好的牛仔竞技训练。我很早就去牛仔竞技会了。我开始骑绵羊,然后是牛犊、骏马,最后是公牛。后来我开始骑跃马。我爱骑跃马,在一匹 540-680kg 重的没有马鞍的跃马背上待 8 秒钟,那感觉太棒了!

  你得保持手始终紧握,这样你才能待在马背上。握抓、肩膀、背部 和核心 都起 到作用。用腿紧紧挤压马背,试着去感觉马的节奏,这样才能跟着它走。永远也别想要把马逼得走投无路,每跳一次,那些马都想把你摔下来,你的头、肩膀和脖子就像被 甩起的鞭子末端,啪啪作响。

  我21岁第一次进入全国总决赛。22岁第一次真正有机会夺冠,但很遗憾没能得到。去年我终于做到并列第一。我现在33 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在健身房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磨炼着身上的肌肉群——不是仰卧起坐,而是骑行、剪刀跳跃、踢腿,还有每天12到15分钟的平板支撑。

  我在马背上、牧场上、牛仔竞技场上度过了如此多的时光,我知道马在何种情况下会如何移动,而且我已经储备了应对所需的力量。现在,我利用自己的力量、经验和自信来作为我的优势。”

  展示你的才能

  迈尔斯·泰勒

  摄影师

  铁腕人物/网红

  176cm/ 45kg/ 24 岁

  在全国强人冠军尼古拉·迈尔斯的指导下,迈尔斯·泰勒摇摇晃晃地试着举起 15kg重的健身实心球。(泰勒瘦弱的像个孩子——他的体重只有 45kg。24 岁的他是马里兰州卡罗尔县的一名摄影师。)泰勒俯下身去,试图用手把球抱起来举到胸前。第一次尝试:失败;第二次:失败;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失败、失败、失败 ......

  泰勒患有脑瘫,这种病会导致肌肉变得一团糟。它们会太松或太紧、痉挛、缺乏协调性。当你试图举重时,你的肌肉会不听你的使唤。脑瘫可能只影响你一条肢体;也有可能导致语言系统紊乱。泰勒的情况介于两者中间:他可以走路和说话,但困难重重——他必须从小就接受大量的治疗才能做到这些。

  对泰勒来说,举重的过程就像解谜题,一步都不能出错。慢慢地把每一个必要的动作组合在一起——从臀部开始,弯曲膝盖,稳定脊柱,握紧手指,伸直膝盖和臀部的关节,把球从地上拿起来,再放到胸前。一年前,他去马里兰州的永不止步健身房拍摄一场比赛。后来,他成为了那里的会员。

  “对我来说,健身最难的部分是控制。”泰勒说,“我必须专注于每一块肌肉和每一个动作才能完成举重。”就像他第一次举杠铃的时候,他用一个 10kg 重的空杠铃练习动作,教练迈尔斯在他身旁一直帮助他稳住身体,以免他摔倒。迈尔斯说 : “举重时,他的身体无法像常人那样在正确的位置工作。” “所以每一次举重,我们都要从头开始,找出他最强壮、最稳定的地方,这样才能确保他的安全。”

  刚开始,泰勒每周来健身房一次。短短几个月后,他就成了每天光顾这里的常客。冬天的时候,泰勒完成了一个重达 90kg 的徒手举,并和社交媒体上的粉丝们分享了这段视频。随即这段视频一炮而红。在视频中,全世界都看到了健身给泰勒带来的变化和益处。“当我在拍摄时运动,我的身体变得更加稳定,也更有耐力。日常生活中的事务也变得更轻松,比如把水壶搬到炉子上。那些对普通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同样难不倒我。”

  比较精细的动作对泰勒来说仍然困难,这需要大量的技巧堆叠。迈尔斯说 : “他系上吊带比徒手举起 90kg 还要困难。”泰勒在一旁无奈地笑了起来。但不管怎样,他还是得到了很多帮助。“健身房的社区就像我的第二个家庭,良好的氛围促使我埋头苦干。”泰勒的下一个挑战是:举起一块 45kg 重的混凝土石头,扛着它穿过体育馆。“他只会越来越强壮。”迈尔斯说。

  战胜癌症

  瑞德·鲍登

  边境巡逻员

  幸存者

  176cm/ 90kg/ 39 岁

  现年 39 岁的瑞德·鲍登今年 1月被诊断出结肠癌第三阶段。一个高尔夫球大小的癌性肿瘤刚从他的屁股内部移除五天,这个男人就把屁股挪回了健身房。“我要马上开始风扇自行车训练。”鲍登说道。

  这是他在华盛顿贝灵汉和平健康圣约瑟夫医疗中心ICU所做的自然随访。“手术后,他们让我试着起床走动。”鲍登说,“墙上有张小图表,上面写着在医院地板上绕 21 圈等于 1600m。然后我每次起来小便都要坚持跑 21 圈。”39 岁的男性患结肠癌的几率大约是万分之一,鲍登绝对是走了“狗屎运”。但是一个人在被诊断之前、期间和之后的生活方式也会影响他的命运。

  人一生中的某些时刻,有 40% 的几率患上癌症。锻炼会改变这个数字吗?医生也不能给出任何答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锻炼绝对会帮助你在病痛中提高存活几率。《柳叶刀肿瘤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显示,肌肉比例较低的癌症患者的寿命只有正常人的一半,而且发生有毒化疗副作用的可能性要高出 150%。另一项研究发现,癌症患者每周进行三天高强度的举重训练,坚持16 周后,他们的精力变得更充沛,身体机能变得更好,生活质量也变得更高。在他确诊的两年前,鲍登超重了20kg。他为此感到羞愧。“因为我的外表,我不敢出门和家人一起行动。”鲍登说, “在工作时,枪械训练中弯腰捡弹壳就会让我气喘吁吁。”他为自己设定了几个非常高的健身目标 7 分钟之内跑完 2000米;完成两倍于体重的举重;完成 15个严格的引体向上。

  在一年的时间里,他每周在健身房锻炼5 个小时,取得了显著成效——2000 米跑的时间缩减了1 分 10 秒;举重增加了35kg,最大举起重量达到了185kg。这些身体上的成就增强了他的自信心。“每个人都相信自己能够战胜癌症,”他说,“直到我对自己的健康付诸了这么多努力,我才真的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反转局面

  小詹姆斯·肖

  电工

  拳击手 

  188cm/92kg/ 30 岁

  “我和我的朋友 BJ 在凌晨 2 点 50 分左右离开了纳什维尔的一家酒吧。我们都饥肠辘辘,所以去了华夫饼屋。我们坐在柜台边,摊位里很拥挤,我的左右肩膀都挨着人。从我们坐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在后面洗盘子的厨师,他正把洗干净的盘子堆在灶台上。

  忽然我们听到砰的一声,就像是钢板撞击地面的声音。然后我看向右手边,一个人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餐厅的一扇窗户在空中炸开了。我们这才意识到有人从外面向餐馆开枪。有人被不幸击中。每个人都害怕地躲起来——脸上带着发疯一样的惊恐。一些人逃进浴室,另一些人逃进后厅。我跳起来躲到一扇通向厨房的银色旋转门后面。在我移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拿着 AR-15 步枪的人进入了餐厅。他正在开枪。他朝我的方向射来,一发子弹与我擦身而过。随后枪声停止了——枪手正在换弹匣。在那一刻,我因过度紧张而紧绷的身体感到一种放松——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

  我的脑海中有个声音告诉我,我需要做出抉择——来不及多想,我直接冲向了凶犯,我对他挥拳,开始争夺步枪。在此之前,我和兄弟会的朋友们一直专注于锻炼,每周进行五次举重练习以保持良好体型。却没想到这些训练在我们准备去迈阿密海滩旅行的路上发挥了作用。我用左手紧紧扼住枪手的喉咙,右手抓住枪管——它很烫,我感觉手像烧着了一样灼痛——我用力把枪口压向地板。然后,突然间我松开了他的脖子,抓起枪,迅速把它往上顶,控制住了它。

  凶犯试图禁锢我,我把枪远远地扔到柜台那侧的地方。然后我抓住他,与他扭转着将他推出餐厅的门。我把他放倒在地,然后赶紧逃跑,以防他身上还有枪。枪手逃进了树林,我语无伦次地提醒路边车里的人赶紧报警。之后歹徒成功落网。

  我回到华夫饼屋去找 BJ,一同去帮助遇难人员。餐厅里难以置信的安静。我看到一名男子正在流血,另一名男子头部中枪,还有一个人面朝下趴着一动不动。后来我找到了 BJ。发现我们周围的人有好几人中枪。最终有四名受害者因伤势过重去世。

  整个劫难历时 42 秒,枪手开了 30 枪。他还备有两条弹匣,每个里面有32发子弹。经过这件事之后,我仍然每周坚持锻炼五次。”

  寻找平衡

  艾迪·霍尔 

  全国瑜伽冠军/瑜伽爱好者

  180cm/ 75kg/ 40 岁

  “我热爱运动,高中时我就开始踢球,跑步,我一直认为运动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直到 09 年,我累瘫在比克拉姆的瑜伽课上。我喜欢挑战,所以我第二天又来了。后来我坚持了下来,上瑜伽课成为我的长期活动。竞技瑜伽的关键一半是灵活性,另一半是力量。如今我 40 岁,曾在 2017年获得了全国冠军。每周有五六天的时间我都在练习瑜伽,但我也会抽几天进行力量训练。我通常做 12 到 20次的全身锻炼。锻炼肌肉耐力对我非常重要,这样我可以收缩肌肉来保持静止和平衡的姿势。

  每个瑜伽姿势都有相应的吸气和呼气方式。我在做举重时用同样的方法练习呼吸。比如说,如果你在做卷腹,应该在吸气的时候抬起身体,呼气的时候放松身体。伴随着呼吸节奏来运动,你可以更好地伸展或收缩肌肉,从而得到最佳效果。

  如果你在举重或做瑜伽的时候脸部表情太纠结,说明你的呼吸不正常。这会影响你的体形——如果你的脸绷得太紧,关节也会绷得太紧。相反,你应该用鼻子深深地吸气和呼气,放松你的面部。

  在做高难度的瑜伽姿势时稳定地呼吸,也练就了我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冷静的能力,用深呼吸来缓解压力与不适。我有一个刚满 9 个月大的儿子,还要面临工作中的各种冲突以及令人烦躁的每天上班路上的拥堵交通,在解决这些烦心事的时候,瑜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它帮助我远离消极心态。

  克服黑暗

  米切尔 

  老兵

  爸爸/动力升降机 

  182cm/108kg/34 岁

  KC 米切尔是来自阿富汗坎大哈省的一名退伍军人,在战场上他不幸地失去了一条腿。而在 2013 年时,34 岁的他计划与妻子和女儿在迪士尼乐园玩三天,而在这个全世界最快乐的地方,他却又一次跌到了谷底——疼痛不断折磨着他的身体,排队的劳累让他焦虑。来这儿的第一天,他就已经觉得受够了。他只能不停地深呼吸来缓解怒气。这也算是他咎由自取。在这之前的一年里,他一直宅在家。暗无天日地玩电子游戏,迷恋膨化食品,依赖止痛药,房间里不间断地播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这些不健康的生活习惯,让他彻底沉沦。

  最后他们提前结束了这次行程。而这次出游原本是为了庆祝女儿两岁的生日。“我很愧疚难过。”米切尔说,“我对自己很失望,我不是一个好爸爸。”

  据统计,有 25% 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退伍军人,会在返家后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而这一比例在有伤残的军人里更是高达 66%。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包括抑郁、自杀行为、易怒和易成瘾。

  “迪士尼之行为我敲响了警钟。”米切尔说,“回到家后,我把那些垃圾全都清理干净。我要直面痛苦,并接受它。”三天后,米切尔终于蜕变,清醒让他获得了不曾有的力量。而这些动力,被他带进了健身房。

  “开始,我会缺乏安全感。我会穿长运动裤来遮住假肢。”但他保持毅力,坚持每天都来锻炼。后来他在这里甚至交到了几个哥们,米切尔还让他们督促自己锻炼。“最后我解决了走路蹒跚的问题,看起来完全像一个正常人。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随着女儿三岁生日的临近,是时候再面对那只“老鼠”(米奇)了。“我早早地做好了这次旅行计划。”他说,“三天的迪士尼之旅,让我彻底享受。”健身把病痛从米切尔的身体和精神里拉了出来,增强了他受伤的身体,拓宽了他的心灵。他的经历也能从科学的角度验证:新的研究表明,力量训练是治疗抑郁症最好的方法之一。

  2015 年,他对竞技举重产生了兴趣,这项运动的锻炼方法就是不停地做仰卧起坐、深蹲和硬拉。一个只有一条腿的人却想挑战举重,这个想法听起来很天真,但米切尔并不在意。为了达成他的目标,他依然日日出入健身房。下蹲部分是最难的。“虽然对普通人来说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米切尔说。下蹲需要完全控制双腿,在降低重量的时候脚踝要弯曲,这些对假体来说并不容易做到。他花了一年的时间练习,才终于能像普通人那样做到臀部低于膝盖蹲下。

  2017 年,米切尔成为第一个参加全能举重比赛的截肢者;加上假肢他重197kg,净重为 192kg,而他成功硬举270kg。米切尔说:“当我在战场上被轰炸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做到这些。”他的经历让他重新改写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标签。“的确,我遭受过打击,但我讨厌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个说法,因为它听起来像一种无法治愈的病毒。而我觉得,应该称之为创伤后的自我成长。”

  建立信心

  瑞安·多纳霍

  客户经理

  波比运动狂热者

  178cm/ 73kg/ 31 岁

  “我成长于运动世家。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我一直在女子大学代表队进行游泳和水球训练。青春期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但我那时候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为了弄清自己的身份,我决定离开家乡。最终,互联网让我的世界豁然开朗——我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我是一名跨性别者。那时候还是 2006 年,为了转换性别,我找到了一位内分泌学家,他给我开了睾酮——虽然它确实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渐渐地,我的食欲增加了,我开始停止锻炼,专注于寻找内心的真我。之后,我的体重增加了很多,但我并不在乎。转变不是吃几颗药就能做到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经历了漫长的 13 年,最终我接受了顶级的变性手术。现在,我已经 31 岁了。

  过去,在公共空间里锻炼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我害怕暴露自己的身体。但手术后,我再也没有借口了。所以从那时起,我开始在健身房独自进行举重训练。我没有正确的技巧,也没有合适的工具,故而成效一直差强人意。举重室里的环境非常令人生畏,作为一名跨性别者,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对着镜子大喊发力,让人非常不舒服。更别提更衣室了,那里对我来说就像地狱。

  为自己找到合适的健身房非常重要,所以在去年,我换到了奥克兰的酷儿(queer)健身房,并为自己报名参加了一个为期六周的健身挑战。在这里,再也感觉不到评判的眼光。在上了一两个月的课之后,我的身体开始变得轻松。给我带来最大变化的是体重锻炼——当我进行这些锻炼的时候,我能直接感受到自己有多强壮,获得了多少力量。听起来很荒谬,但我最喜欢的是波比运动。我的能量水平、注意力持续时间、专注力、幸福感和自我价值感都在不断提升。现在,我在旧金山湾区一家为餐厅提供后端支持的公司做经理。”

  提升自己

  C.J.贝拉米 

  人力资源协调员

  自适应运动 

  192cm/ 75kg/ 29 岁

  2006 年奥兰多的一个炎热夜晚,17 岁的C. J. 贝拉米和他的篮球队在城里聚会时,遇到了一些混混,其中有一个人掏出一把 0.45 的手枪,对着贝拉米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射入了贝拉米的肩膀,划破脊柱,从他的胸部飞了出去。从那以后,他的下身失去了知觉。

  “当他们告诉我要坐轮椅的时候,我还在想:‘不,这不可能,我很快就会回到篮球场上,我不可能失去双腿。’”现年 29岁的贝拉米说, “但事与愿违,我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之后,我的世界陷入了黑暗。我什么都不做,呆在家里消耗生命。”但很快他的家人就开始关注他:你在干什么,伙计?!你只是瘫痪,又不是死了!

  所以他又回到了外面的世界,他发现坐在轮椅上,也一样可以打篮球。渐渐他开始尝试去当地的健身房,最终他来到奥兰多的掌控自我混合健身训练馆,这里有一个专门训练脊髓损伤运动员的训练项目。

  在第一次训练中,他学会了做环形肌肉训练。用一对悬挂着的体操环把自己从地板拉到与肩膀齐平的高度,然后将身体猛地翻转到它们上面。后来,他又学到了更多新花样。对他来说,身体的伤害是一种遭遇,但也是一种启示。

  贝拉米 : “从那以后,我一直在督促自己,看看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现在,他的连续上拉最大值已经从 5 上升到 20,而他日常生活中的锻炼次数也在不断增加。“锻炼使我充满能量,让我更轻松地面对日常生活。”他说,“从轮椅上起来移动到办公椅或是车里、拿重物、四处活动,这些对现在的我来说,都轻而易举。”

  当贝拉米不训练的时候,他会和三岁的侄女一起探索世界。“她喜欢在外面到处跑。”他说,“训练给了我跟上她的力量和耐力 — 我可以做到很多残疾人无法做到的事。”现在,贝拉米焕然一新,反倒是他引领他的家人走出家门,变得更加活跃,去结识新朋友。

精彩视频

产业资讯

明星公告栏

精彩原创

高清美图

专题策划

风向标

我爱试用

秀场库

化妆品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