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梨白:从何书桓到秋水,他们是打着暖男牌的渣男

2017年09月06日 11:05 新浪时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一冉      图丨来源于网络

  前段时间刷朋友圈,看到一姑娘嚷嚷要弃剧,说《春风十里,不如你》挑战了她的情感底线。

  一路追到大结局的我,和这位姑娘产生了共鸣。

  始于颜值和演技,毁于人设和三观,继《我的前半生》之后,心态又崩了一次。

  今天就想来聊聊,它是怎么“挑战”有情感洁癖的人的底线的。

  学生时代,女孩一般迷恋两类男生,一类是体育好的,一类是脑子好的。

  男主秋水属于后者,在父母逼迫下走上学医之路,本硕博连读八年,骨子里是个文艺青年。

  张口能背情诗《致橡树》,没事把莎翁名言挂嘴边,在他身上找不到书生气,倒是有股18岁少年的鬼机灵。

  这种痞帅、蔫坏的少年感,正对女主小红的胃口。

  为了吸引秋水的注意,一向讲哥们义气的红姐改变不少。

  中午去食堂吃饭,不忘在嘴上涂个大红唇,还要手动比心。

  听辛夷的话扮淑女,把电影票夹在书里,乖乖坐在电影院里等秋水,没想到最后等来了三人行。

  明明实力撑不起野心,但看不得秋水和情敌一起参加竞赛,说什么都要插一脚。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就在小红秋水之间的窗户纸快被捅破的时候,女二赵英男杀了进来。

  赵英男是首长女儿,连军训教官都要看她脸色。从小被父亲当儿子一样培养,像她的自我介绍一样:英姿飒爽的英,好男儿的男。

  她比同班女生显得成熟,身上有种青春期男生憧憬的母性光辉,从身材到心性,都是秋水不曾见过的风景。

  所以当她主动示好的时候,秋水就招架不住了。

  他爱英男也怜惜小红,一个是馥郁的白玫瑰,一个是鲜艳的红玫瑰,都是心头的朱砂痣。

  这种感觉就像我们平时逛街碰上两件都喜欢的衣服,只带够买一件的钱,结果只能纠结。

  对小红揣着明白装糊涂,碰上赵英男也不拒绝,但往往就是这种吊人胃口给人希望的行为,比果断say no更叫人受罪。

  秋水看到摇滚歌手兽哥哥给小红唱情歌,两人有肢体接触,他会嫉妒。

  连死党辛夷都骂他,自己不敢爱又看不得别人好,这样的心理太变态了。

  英男找李大川假扮情侣,气得秋水对人动粗、扔戒指。

  可真要秋水在这段三角恋中做出选择,给了7年也没用,他只会“逃”。

  7年前小红问他,如果当初秋水看见了自己送的电影票,会选和谁一起看电影?

  秋水答不上来,撒丫子就往男生寝室跑。

  7年后赵英男看出了秋水和小红之间剪不断的情丝,问他在小红和自己之间怎么选。

  回答这道送分题,他竟然还犹豫了,转脸又责怪赵英男变得无理取闹。

  小红为他7年不谈恋爱,英男照顾他7年,甚至放弃出国机会,秋水却依旧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

  对于小红,我总是有一种心驰神往的亲近,假如说,最美好的爱情是灵与肉的结合,那我跟小红则更接近于柏拉图式的爱情,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可在现实生活中,我有正牌女友赵英男,她是我们仁和男生一致推崇的择偶标准,跟她在一起,我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其实我三观也挺正的,我鄙视那些吃着碗里瞅着锅里的,轻浮孟浪,可我还是忘不掉小红。

  把两个女人都伤害了,还见缝插针地和柳青来了场“姐弟恋”,用一个字形容就是:渣。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有趣的话题“用一句话推荐这部剧”,有人回复说:2017年版《情深深雨濛濛》。

  这句话,瞬间打开了我的脑洞:没错,秋水就是当年的何书桓啊!

  突然冒这么一句,很多人都一头雾水,下面我来给大家捋一下。

  时任申报记者的何书桓在“大上海”邂逅依萍,回家途中遇到雨中的落魄佳人,直接就想带回家。

  好基友尓豪为了撮合他和妹妹如萍,安排了湖边野餐,如萍不慎绊倒,书桓英雄救美。

  过程中两人有了肢体接触和眼神交流,如萍心生情愫。

  此时书桓和依萍已经确定了关系,好巧不巧,他和如萍摔倒在一起的照片被依萍看到。

  火上浇油的是,如萍还自称书桓是自己的男朋友。

  按依萍的暴脾气,这当然不能忍,立马找书桓对峙。

  何书桓一语道破女人的小心思:你在吃醋。

  尓豪心疼妹妹为情所困,想要书桓给个交代:解铃还须系铃人。

  书桓回答是:什么叫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从来没有去系这个铃。

  潜台词是你妹一厢情愿动了心,而我的心里只有依萍。

  如萍却还是放不下,哭着对书桓表白:明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我就是没有办法做到心里没有你。

  标准男友此时应该面露微笑地鼓励对方:你还年轻漂亮,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再说我有女朋友了,相信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但书桓却一把抱住小泪人,自己大打苦情牌:让你这么痛苦我真是该死啊!

  相拥而泣的场面被依萍捉到,书桓又追上去解释:看到如萍哭的样子好感动,于是情不自禁就……(抱了喜欢我的姑娘?)

  接着,依萍问了和赵英男一样的问题:假如你没有遇到我,你会爱上如萍吗?

  为了让女友吃下定心丸,这是男朋友表忠心的最佳时机,但书桓的答案是:不知道。

  书桓听到如萍拒绝杜飞都是因为自己,内心感动升级,走在路上自我安慰:我不是天下唯一一个为两个女人动心的男人吧。

  后来经历了梦萍被侵犯、依萍日记本内容泄露,书桓和依萍感情破裂,如萍趁机而入,她和书桓讨论,假如没有依萍的介入,会不会爱上自己?

  书桓说:依萍当初也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很诚实的告诉她,如果没有她,我会爱上你。说完,两个人就亲上了。

  这翻脸比翻书还快,你当初真是这么说的?(手指上翻两下就能看到↑↑)

  如萍书桓决定结婚,婚礼当天,前任依萍跑来献(za)唱(chang),书桓不顾众人相劝追随依萍而去,接着就是经典片段“依萍跳河”。

  书桓去求如萍原谅:我这一生都不会忘了你,不管我在谁的身边,我心里有个角落,永远为你保留着。

  此时,脑残粉如萍已经死心,冷笑一声:你那是小说里的句子。

  如果书桓真心愧疚,就应该在做出选择后果断放手,给他人希望和给自己留备胎,二者其实没差。

  即便在爱情里如萍是弱者,为爱低入尘埃,但她的爱同样值得被尊重。

  依萍担心他们旧情复燃,问书桓还爱如萍吗?

  书桓反而怒了:以为我是钟摆吗?(你明明就是…)

  像秋水和书桓这样,在女人中摇摆不定的男人是渣,但明知他们真爱不止一个还要坚守在身边的女人更傻。

  现实中,这样的女人大有人在,我的朋友许小姐,一傻就傻了6年。

  她的ex也是一位痴缠在两个女人之间的渣男,一边和这个爱得死去活来,一边和那个爱得坚贞不渝。

  许小姐平日里没啥主见,在这件事上非死磕到底,每当男友立下誓言痛改前非的时候,她就会心软原谅。

  爱情里,我们都容易沦为被感情支配的奴隶。

  但真正开不开心、幸不幸福,得问问你自己。

  原著里结尾还有这么一段,秋水问小红选择嫁给谁,小红心里清楚爱的是秋水,但她选了一心只对她好的小白,因为她想要真实、稳定、长期的生活,这些秋水给不了。

  正如那个经典问题:在两个对象中,你会选择你爱的,还是爱你的?

  过来人一定会劝告你,选爱你的。

  其实,我觉得这个答案因人而异,但有一点,千万离渣男远一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桃红梨白”]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风尚标+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精彩原创+ 更多
高清美图+ 更多
热门博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