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40只有6岁情商,晴雯戏外到底经历了什么

2017年09月12日 15:38 新浪时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 晚睡     图丨来源于网络

  转载自公号丨晚睡(wanshui01)

  前天推送的稿件里,有读者妹子让我们写写红楼的演员们。不过今晚先转一篇晚睡姐姐写安雯的,我们最近讨论大女主,其实安雯的人生和婚姻,特别像一个反例。

  在车里听电台音乐,听到了一首很老的歌,《月满西楼》,是87版电视剧《红楼梦》里晴雯的扮演者安雯演唱的。

  旧版《红楼梦》的选角是极为成功的,宝黛钗就不用说了,晴雯这个角色选得也是仿若从书中走出来,“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林黛玉。”

  很巧合的是,安雯当初就是冲着要出演林黛玉才来剧组的,她和陈晓旭以及后来扮演秦可卿的张蕾一起竞争这个角色,落选之后,演了晴雯,却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晴雯较之黛玉,更俏丽、更妖娆、更泼辣。她是那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中的叛逆者,言行出位、蔑视俗世、敢爱敢恨,和宝玉的关系却比谁都纯洁,林妹妹那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命运也是她的写照。

  林语堂写过:“晴雯坏处,在其野嘴烂舌,好处在其烂漫天真。晴雯撕扇,晴雯补裘,何以可爱?爱其天真。因其天真,故不得不死。”

  所以要演出那个“妖妖调调”的泼辣劲,还要保留少女的娇憨与天真,那个分寸感很难拿捏,而安雯处理得很好。

  整个剧中最经典的一幕就是她歪着头撕扇子,一边撕一边哈哈大笑,让你觉得为了博美人一笑干什么都不算过分,深刻体会了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感受。

  顺便说一句,大笑还漂亮的姑娘才是真正经得起考验的漂亮啊。

  出演晴雯的时候安雯还叫张静林,安雯这个名字是演完晴雯之后改的,纵观电视版《红楼梦》各位演员的命运,很多都受到了他们所饰演的人物命运的微妙影响。

  安雯是戏曲演员出身,从小到大一直都漂亮得不像话,十岁的时候从天津来到北京,拜大师张君秋为师,能进到《红楼梦》剧组也是受了张君秋的推荐。

  落选黛玉这个角色,让她很不开心,导演王扶林劝她,说晴雯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非她莫属。

  导演没看错,出演晴雯,她有一部分是本色演出,当年在剧组她就被大家开玩笑叫做“小妖精”,无他,太美,太灵动了,水晶玻璃人,几乎每场戏都是一条就过。

  演完《红楼梦》,红了,她却以玩票的心态,花五块钱报名参加中央电视台的歌手大赛,认识了担任评委的著名音乐人苏越。

  现在说起苏越可能很多人都很陌生,在80年代他可是音乐界炙手可热的制作人,作曲了红遍大江南北的《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担任了1985年“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的音乐总监,90年代还挖掘了黄格选,为他创作了他个人的几首代表作,《对你的爱越深就越来越心痛》以及《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等等。

  苏越对安雯一见钟情,赛后找借口和安雯联系,两个人聊得十分投机,很快就结婚了。

  安雯少小离家,始终在外漂泊,她对家庭和爱情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强烈。

  苏越比安雯大13岁,结婚之后,他给了安雯如父如兄的爱。她像孤单的小舟,在苏越那里找到了归宿。

  苏越包揽了她生活中的一切,对她好到什么程度,用曾经在苏家当过多年保姆的阿姨来形容,“你有孩子吗?你对你的孩子有多好,苏越对她就有多好。”他们约定每十年结婚一次,永葆爱情的甜蜜。

  安雯偶尔抽烟,无论什么时候烟没了,哪怕天上下刀子,苏越也一定出门去买;吃饭的时候,哪怕两盒便当,苏越也一定先问安雯爱吃哪个,安雯不要的他才吃。

  每天晚上无论有什么活动,苏越通常都会带上安雯一起参加。假如某个聚会上安雯没露面,那这个晚上一定不尽兴,因为苏越挂念安雯一人在家,必定会急着提前走。

  安雯有过敏性鼻炎,离不开一种特定的鼻炎药。有一回两人去广州,夜里苏越误以为安雯忘记带药,不想吵醒她,自己悄悄打车绕了大半个广州城,没买着,便打电话让司机到北京的家里拿药,送到机场,拜托最早的航班上一位陌生的乘客带到广州。

  安雯一觉醒来,药已在枕边,她哑然失笑:其实她包里就带着一瓶。

  安雯非常崇拜苏越,当年大红大紫的她急流勇退,放弃了手头要开拍的三四部大戏,拎着自己的全部家当——六箱衣服去日本研究戏曲戏剧文学。只为苏越要去日本,她纯粹追随他而来。她就是这样一个没爱不行,为了爱可以做一切事情的女人。

  回国后,安雯基本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银行账户由阿姨和司机保管,她连取款密码都不知道。早年拍戏、拍广告、商演挣的钱,都由苏越打理。

  苏越的公事,安雯一概不管,连自己家里有多少资产都说不清。她剪短头发,体重涨了十多斤,在苏越面前,越来越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自从和苏越结婚之后,她从未在真正意义上进入社会。

  苏越是个非常优秀的音乐人,却不是一个好商人。2004年,他成立了太湖传媒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转向投资电视剧,耗费资金5000多万,但最后一多半都亏损。

  他好面子,亏损的情况不愿意让股东知道,于是开始伪造演出合同,继续找人借款以及入股。以为自己可以拆东墙补西墙的补上这些窟窿,结果有投资方报警,他东窗事发,锒铛入狱。

  2010年3月24日,那是安雯记忆中23年“喝了蜜”一般日子的终结,苏越被刑拘,电话关机,安雯疯了一般的找他,才知道他出事了。

  在此之前,他从未在安雯面前表露过自己的窘境,只是将安雯名下的1100万元存款拿去还债,理由是做生意投资,安雯有点不安,“毕竟这笔存款是两人过日子的钱,怎么能全部拿去做生意?”却从未担心过他已经走到绝境。

  事发后,安雯才知道,他欠下了巨额债务,家里的房子、车子已经全部变相抵押。安雯从世外桃源跌落至残酷人间,她给朋友、亲人打电话求助,回应者寥寥,还有人认为她自己有钱却不肯救苏越。

  心高气傲的她承受不了这种质疑,换了手机号,离群索居,每天严重失眠、不停哭泣,哭坏了自己的眼睛,视力严重受损。

  为了给苏越争取出路,已经淡出荧幕十多年的安雯开始四处奔走呼吁,外出赚钱还债。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连最简单的生活常识都不懂,她需要从亲自去银行取钱这点小事开始学习,出书、拍微电影、筹备演唱会、接受访谈、录综艺节目,重新挣扎着回到社会中。

  当年那个风流俊俏的小女人,现在已经变成目光呆滞,神色畏缩的中年妇人,有一种久已不经世事的迟钝。

  苏越的朋友江小鱼给安雯做了经纪人,他开玩笑说安雯的情商只有6岁,和他4岁的女儿差不多。

  复出之路十分不顺利,安雯曾在微博上哭诉江小鱼克扣她为苏越复出赚取的演出费,而江小鱼则称 “从未通过安雯赚钱”。

  有知道内情的人说,其实一切都是帮忙惹的祸,江小鱼当她的经纪人也是基于人情“半卖半送”,但安雯与社会脱节的时间太长,已经不太适应娱乐圈这种商业运行规则了。

  被保护惯了,她大概以为人人都会像苏越那样无偿的帮她,别人稍有闪失,她便忍受不住,到处喊冤。

  世态炎凉,安雯越加懂得苏越的宝贵,可她也怨他。她在微博上写过:“苏越,你干吗要那么爱我宠我23年?干嘛永远抓住我的手?你把我一直保护得好像幼儿,完全不能面对这个世界。”

  现在除了他的爱,她一无所有。在经历了那23年“喝了蜜”一般的生活之后,她要把自己曾经得到的舒适和便利,加倍的吐出来。

  而她,已经错过最好的成长期。

  苏越这种男人,当然是好男人,他做到了爱一个女人就是不予余地的给她幸福。很多女人一生最盼望的,就是得到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一份爱。但这种爱,更接近于主人对宠物的爱,笼子对小鸟的爱。

  苏越的犯案就是因为自负,爱面子,他习惯了在安雯和世界面前扮演完美男人,“如果不是为了维护在我心里的完美形象,苏越不会这么赌下去。”

  他并不在乎自己的爱是否更有利于让安雯变得更好,他无微不至的关爱更近乎于一种担忧,“如果你更强大,就会离开我。”所以他做到了一切,把她变得离开他就寸步难行,他才得到了爱的安全感。

  也许没有这样的案发,他们会是一辈子的神仙眷侣。可人生不就是如此吗,在风和日丽的时刻做的一切储备,都是为了应付未来的狂风骤雨。你在春天筑屋,为的就是冬天的时候可以躲避严寒。

  你永远不知道危险会从何处而来,将生活的安全感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其实始终赌的就是一份运气和几率。老天爷格外开恩,就是幸福,老天爷一调皮,就是不幸。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美貌是一种稀有资源,漂亮姑娘们总是更容易得到男人的宠爱,男人们捧着锦衣玉食前来求好,百依百顺,给你一种可以掌控全世界的错觉。可一旦爱意消退,或者变故发生,一切皆成泡影。

  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并非上天非要强加给红颜更倒霉的待遇,而是红颜们的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便令她们消减了对命运的警惕性。

  什么才是爱呢?真正的爱,是两个独立的人之间情感和精神的流动,它不需要做到完美,也不可能完美。

  真正爱你的人,是和你胼手砥足一起奋斗的人,是从不畏惧你离开,传授你一身本领的人。如果有的人以爱为理由,卸掉了你的翅膀,那么他不是一个懂爱的人。

  人生路上,千万种磨难,仅仅得到一份爱是不够的,我们还要在爱里学会独立,学会坚强,学会在失去爱之后,还能拥有我们自己。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风尚标+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精彩原创+ 更多
高清美图+ 更多
热门博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