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势:六年后再读《小时代》,你还是可以翻出一个天大的白眼

2017年03月18日 05:04 新浪时尚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一个两岁的小孩,需要的仅仅是一条温暖的爱马仕毛毯,然后再塞一个LV的钱包到他手里,就行了。实在不行,你再给他挂上一条梵克雅宝的项链,喷一点娇兰的帝王之水,这两管猛药一下去,就算是孟姜女投胎,他也立刻闭嘴不哭。”

  这段描绘真的不是玛丽苏网文中的情节,也不是在搞笑,而是中国最畅销作家——郭敬明卖座小说《小时代》的节选。

梦里都是Hermès的味道梦里都是Hermès的味道

  最近这些《小时代》的文字节选又再次被网友扒了出来,过了六年,竟然“笑果”一点都没减。

  诸如此类的语句还有很多:

  “我说,我饿了。”于是她从刚买的巨大PRADA拎包里拿出一个用高级环保纸包装好的烟熏枪鱼三明治,包装纸上面全都是法文。

  其实看到Prada拎包时,我们还觉得合理,然后强调“高级”环保纸时,心中就忍不住开始噗嗤了;最后真正点燃我们内心的,是“包装纸上全都是法文”……我建议宰猪场的印章,从明天起开始印“Bonjour”,这样就变成了上流社会的生鲜。

  《小时代》用名牌的堆砌,企图建造出一个所谓奢华的上流生活圈。郭敬明把对高端生活的理解和向往都放进了《小时代》里,每个字都在说着:我有钱就是要活成那个样子。

  这样的描述现在看起来很傻,但《小时代》丛书却能轻易卖出几百万本,到底是谁在买单呢?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郭敬明又是聪明的。他知道用这样的包装,去给未经世事的女孩男孩们打造一个奢华的泡沫和愿景,让他们内心觉得“有钱人的生活原来是这样”。

  但真的是这样吗?

  美国真人秀《比弗利娇妻》里,就是一群有钱主妇的生活,她们的生活也的确五光十色。

《比弗利娇妻》镜头里贵妇们的生活也是比拼名牌、参加派对、因为男男女女的问题无休止地姐妹撕逼着。

  《比弗利娇妻》镜头里贵妇们的生活也是比拼名牌、参加派对、因为男男女女的问题无休止地姐妹撕逼着。

活脱脱一部老龄化的《小时代》,上秀的贵妇们一个比一个知道观众们想看什么,她们也会将这种纸醉金迷在镜头前秀到极致。

  活脱脱一部老龄化的《小时代》,上秀的贵妇们一个比一个知道观众们想看什么,她们也会将这种纸醉金迷在镜头前秀到极致。

这部真人秀也满足了很多人窥探富豪奢靡生活的欲望。

  这部真人秀也满足了很多人窥探富豪奢靡生活的欲望。

  可主妇们和《小时代》里不同的点是什么呢?主妇们用着名牌,花着大把的钞票,但她们从来不表现出对这些东西有多么在乎,这才是真正有钱人的心理状态。而《小时代》里,充篇都透出对那种纸醉金迷生活的崇拜和神化,仿佛她们生活的不是人间,而是仙境。

而郭敬明自己的行头也如《小时代》中所写的那样,都是一眼能认出的奢侈大牌,还有专门的裁缝帮他把成衣改到合适的尺码。

  而郭敬明自己的行头也如《小时代》中所写的那样,都是一眼能认出的奢侈大牌,还有专门的裁缝帮他把成衣改到合适的尺码。

  人们恍然大悟,原来书中的男那女女其实都是他内心的折射,对那些Logo和皮草大牌无穷无尽的崇拜,通过后天打拼获得大量财富的他,在生理上曾受过网民们的“群嘲”。所以他要极尽可能地放大自己的“优势”——那个你们大部分企及不了的生活。

  于是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小时代》,发现这本小说改个名字更为恰当——《凤凰男眼中的魔都上东区》。

他设想的场景,贵族的生活都能在《比弗利娇妻》里找到。

  他设想的场景,贵族的生活都能在《比弗利娇妻》里找到。

  顾里盯着那个结冰的湖泊,非常清醒地撩了撩她刚刚找沙宣来上海讲课的外国顶级造型师剪的刘海。

  划重点,“沙宣来上海讲课”和“外国顶级造型师”,也许在小时代的阅读族群里,他们用着海飞丝和飘柔,电视广告里能输出大众认知的国际造型师便是来自“沙宣国际美发学院”。

  而真正的比弗利贵妇们,雇佣着自己的私人造型师和美发师,绝对不会交给一位不熟悉的“来上海讲课的造型师”来剪,好吗?

  我回过头,看见提着LV 包包、踩着Gucci 小短靴的顾里朝我们走过来。因为顾里的照顾,南湘也获得了一个胸膛弥漫着Dolce & Gabbana香水的拥抱。

  在小四的描绘中,一个年轻的富家千金只会提着LV包包,穿着GUCCI短靴,虽然这也没什么不妥,但明显感到小四脑中的名牌库里流露出一种浓浓的匮乏感。

  但这有什么关系?他并不是写给我们看的,在看这本书的学生姑娘们,会欣喜地发现自己认出了艾欧维和古驰两个大牌,默默拿小本子抄下了Dolce & Gabbana的写法。

  这样贵气逼人的登场在《比弗利娇妻》中也甚为常见,但她们穿的大牌真的不是只有LV和GUCCI……还有书中常出现的Prada和Armani……

说Armani,Armani就来了。。。。。。。

  说Armani,Armani就来了……

  而这个时候,穿着Armani黑色套装的顾里冲进我的房间……她拿着一瓶获得法国最高医学奖的、刚刚上市就在全上海卖断了货的、号称‘细胞水’的喷雾,朝着正张着嘴的我,无情的喷洒,丝毫也不心疼,仿佛在用每立方米 1.33 元的上海自来水浇花。

  但这段话的重点不是Armani本人,而是他加了无数定语的“细胞水”,在它众多的名头里,最好笑的就是“获得法国最高医学奖”,请你们此刻拿起手边最近的一瓶护肤品,说出它拿过什么奖……

  “I like your Prada。 ” 顾里走之前微笑着,对着宫洺那身全黑色,一点也看不出 logo 的西服发出了带有目的性的赞美。 

  “I like your Armani, too。 ” 宫洺礼貌的回应。

  这段对话简直是撑起整本小说的经典,堪比《终结者》里的“I‘ll be back。”,以及《泰坦尼克》里的“You jump, I Jump!”。两位名门之后的对话,以数秒钟认出对方不带logo的服装为傲,仿佛个个都是天生的gogoboi。

  Neil用力的甩上门,走了两步之后转身一脚,重重的踹在那扇价值19万的雕花木门上。他生气,是因为父母阻止他买一盒来自日本的299块的木糖醇口香糖。

  这生气的理由……简直是荒谬到了让人不禁失笑。不仅要任性,更要注明不菲的价格,299的进口木糖醇口香糖……这点真的不用挤入上流社会才能吐槽,但凡海淘过的人都知道,大概是一排12盒吧……

  “话说回来,七星滑雪场在哪儿?闵行么?好恶心……”

  “不,在闵行外面,七宝!”她愤怒地挂断了这个来自上海外环郊区的电话。我非常同情顾里,她每次坐车只要出了中环,就会呕吐。

  “浦东的空气,无论什么时候闻起来,都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为了凸显人物的小姐习气,小四采用了这样的形容,如今晒微博上分分钟可以登上“我的朋友是奇葩”,下面必须是一排整齐地留言:“不赏她一巴掌你还等着过年给她磕头吗?”

  我知道看到这里你们已经忍不住想祭出下面这个表情了,这都是在宣导多么扭曲的价值观啊!

别着急,我们继续读。别着急,我们继续读。

  每当顾源被雪球砸中的时候,她就会扯着耳朵尖叫起来:“顾源!你穿的可是Prada! ”之后我清楚地听见了宫洺在背后小声地喃喃自语:“这里每个人穿的都是Prada。”

  从你还在高中里穿着NIKE打篮球的时候,我和Tony就已经手挽手地在LV里面把我们的名字缩写刻到旅行箱上了。

  把Prada、LV(没错,又是它们)定义为上流社会的通行证和标签,穿NIKE就仿佛低人一等……真是吓到了马上要和NIKE合作的Dior Homme。

  大概在小时代设定的世界观里,顶级贵妇应该长下面这个样子:

  其实,越是喜欢强调自己迷恋什么logo和品牌的人,往往精神世界都格外匮乏;但郭敬明却把他小说里的人物包装得个个都很自强,又不缺商业头脑,他们会运作资本、会盗取商业机密,与此同时生活都还很有品质。

  但矛盾的是他们又兼具了县城暴发户的特质,用强调自己一身大牌的方式来显得自己有层次。这又伪精英、又暴发户的特质能够共存,根本就是一个悖论。

  就是这样的小说,被改编成了中国影史上最卖座的系列电影。

  但是,在电影里植入大量的商业品牌有错吗?同样是拍摄奢侈品和上流社会,为什么《穿普拉达的女魔头》就没有《小时代》这种无厘头的炫富感,还能成为经典?

  首先它有令人信服的故事主线。安妮·海瑟薇为了能够更好完成杂志《天桥》的工作,不得不改头换面融入时尚圈,她工作能力强且人又美,更重要的是她输出了积极的价值观:在看似浮华飘渺的时尚圈,要做到不失去自我很难,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该拒绝什么、想要做什么比穿大牌要重要的多。

安妮·海瑟薇在见过了这种生活之后,最后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重新寻回了爱情和本真的生活。

  安妮·海瑟薇在见过了这种生活之后,最后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重新寻回了爱情和本真的生活。

  大牌是电影的附属品,精神价值和让人信服的故事才是电影真正动人的地方。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普通老百姓,都有真实的生活和工作甚至使命,健康的价值观才是能一辈子裹着我们的奢侈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势”]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风尚标+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精彩原创+ 更多
高清美图+ 更多
热门博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