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 就想去青海了

忽然 就想去青海了
2020年05月19日 17:39 环球旅行

  原标题:忽然,就想去青海了

  来源:环球旅行

青海湖环湖公路青海湖环湖公路

  01

  自由

  “风是轻柔的,带着青草的香气……”

  每当我想起青海,我先想到的是一阵风,西北的风吹过青海湖,青色的湖泊就荡漾起波纹。

  西北的风吹过马蹄也走不完的草原,从脚下这片草地开始,吹过草原上开着野花的溪流,吹的好远好远。

  西北的风吹过大团大团绵密的云,天空那么高远湛蓝,云朵洁白如雪,随风在你的上空缓缓移动。

  西北的风吹过草原上的风马旗,藏民扎成的五彩经幡随风起舞,广阔的草原上猎猎作响。

  当我在五月即将来临的城市里,想起青海,想起西北,我先想起的就是这样一阵风。尽管我正站在城市的马路牙子上看天,但我仿佛站在了那年西北的草原,风吹过我,吹过我头顶西北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到了西北,人可以像西北的风一样自由。回了城市,我想,世界之大,愿你仍能自在如风。

  02

  纯净

  在我的记忆里,整个青海都是纯净的。

  纯净的是天空,没有杂质,到了西北你会觉得,好久没看过这么蓝的天了,蓝天是许多蓝色的积淀,有种让人着迷的纯粹的质感。

  纯净的是湖泊,干净到一尘不染的青色,老远你就能看到一片青蓝躺在天地间,然后你慢慢走近,走近了,你甘愿被这片纯净的青蓝色吞没,就想一直一直待在湖边。

  你会想起海子的诗:“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幽咽,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给草原。”

  纯净的是空气,有时候真的很想去呼吸纯净的空气,张开双臂拥抱高原的天空,哪怕稀薄一点也没有关系。

  当我站在青海祁连山海拔4120米的大冬树垭口喘着粗气时想的是,回到城市,我一定闻不惯汽车尾气。

  纯净的是草原,青青大草原的夜晚没有霓虹,只有星星。纯净的是草原夜晚,是黑暗,一切都安静了,但仔细听却可以听得到白日湖泊的声响,听得到偶尔马儿打着响鼻,出门去,星光落在你的身上。

  纯净的是青海的色彩,是天空的蓝,是草原的绿,是湖泊的青,是雪山的白,那一刻世界清晰到前所未见,你开始想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天看过云了,却突然发觉想不起来了……

  03

  青色的梦

  我为了很多想去青海:自由,纯净,广阔,安静,辽远……青海,就像我一个青色的梦。我看到这两个字,‘青海!’,心已经先飞远了。

  后来去了青海,我觉得青海太大了,除了西宁,它还分海西、海北、玉树、果洛等地区,去几次都嫌不够,我总想一去再去,有一段时间,我最想走遍青海每一寸土地,因为走到哪里都是无以言表的美。

  后来我觉得青海太美了,让人惊艳的各种样子的湖泊,还有走不出来的广袤草原,白色的羊和黑色的牦牛在开满鲜花的草原上奔跑,溪流在肆意蔓延……

  后来我觉得青海太丰富了,从溪流星罗棋布的草原,到极致荒凉孤独的沙漠、雅丹,湖泊有多惊艳,冰川就有多壮观,草原有多肥沃,雅丹就有多荒凉,祁连山草原跑不到边,而极致荒凉的柴达木让人走不出去。

青海海西318国道青海海西318国道

  我曾为了很多,想去青海。因为是青海啊,它有倒映整个世界的天空之境,

  它有蔚为壮观的花海,

  它有终年积雪不化的八一冰川,

  有纯色极致的雅丹,

  还有更梦幻神奇的水上雅丹,

  还有上帝眼泪一般的翡翠湖,

  我曾为了很多,想去青海啊。青海,对我来说就像一个青色的梦。

  04

  忽然,就想去青海了。

  忽然,就想去青海了,想去转湖。想到青海湖边去。不知道会不会很多人和我一样,最初想去青海,都是为了青海湖为了那一抹博大的宁静的青蓝色。后来,当我看到青海湖第一眼,我知道,我爱上了它。

  你永远不知道青海湖有多少种颜色,晴天和阴雨天的它是不一样的,日出和日落的每一秒是不一样的,夜晚的青海湖乘着一湖星光闪烁。

  五月,你会在青海湖边遇到一场皑皑的白雪,而六月,你会在青海湖边遇见金黄的油菜花海。

  藏民们扎的五彩经幡在青海湖边飞舞,还有旅人们堆的玛尼石在青海湖边沉默。

  想去‘茶卡盐湖’。上帝遗落了一面镜子,倒映人间万物,这面镜子就是茶卡盐湖。只有真正到了茶卡,你才能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天空之镜’。

  而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守候一晚茶卡的星空。看‘天空之镜’倒映一整面星空,分不清哪里是天上,哪里是地上,抬头,低头,都是星河璀璨。

  想去看大柴旦翡翠湖。它像上帝的眼泪,美的让人心碎,你还能在哪里见到翡翠一样颜色的湖泊。

  见到它第一眼就会让你舍不得眨眼,只想一直看着这抹纯净的翡翠绿色,冷冷的,晶莹的,摄人心神的翡翠绿 ,它的名字叫翡翠湖。

  想去年保玉则的仙女湖畔。来到了年保玉则,你才会明白什么是‘天神的后花园’,人间圣境名不虚传。一生至少一次,去年保玉则看看,找寻内心的宁静,看看这一片神的自留地。

  忽然,就想去青海了,想去转山。想去祁连山了。青海的一切,都是因为一座山,祁连山。永远忘不掉行走在祁连山腹地的感觉,每个人一生都要走一次祁连山,开车日行千里,在车上睡去醒来身边依然是浓绿的草原,一整天遇见草原上的云,遇见牦牛,遇见溪流,遇见湖泊,遇见鲜花,遇见蒙古包……

  祁连山不是一座山,它是山的海洋,绵延八百里,夏天的时候变成祁连草原。行驶累的时候,就走下车去,走向草原。

  六月,当祁连草原门源油菜花开的时候,大地如同方块儿似的棋盘,浓绿的草原和金黄的花海渐次交错着铺展开来,这里才是上帝真正的调色盘,涂一抹浓绿给青海的六月,再刷一抹金黄给祁连的夏天。

  还有,卓尔山是走祁连不能错过的。清晨的卓尔山云雾缭绕,最高的山尖忽而掩在云雾之中,云雾缓缓移动,带着白雪的山尖又在瞬息之间露出真容,而这一切都肉眼可见,山脚下草原浓绿,山土呈红色,像一幅油彩画一样的卓尔山。

  忽然,就想去青海了,想去寺庙转经。想去塔尔寺了。

  永远忘不掉的是塔尔寺汹涌的人群中安静地磕着长头的藏族小孩,忘不掉的是在塔尔寺时耳边传来低沉的诵经声,塔尔寺日光倾城,照着白塔和彩色的经幡,而供奉的佛殿昏暗而安静,我又想去塔尔寺那条长长的转经道转经了。

  突然,就想去青海了,想去柴达木。想去海西,走315国道,经过世界上最孤独荒芜的沙漠公路,深入柴达木的腹地,荒芜的尽头还是荒芜,无比的宁静和极致的孤独会充满你,日行千里,思想与你都无处皈依。

  走进柴达木,你会遇见世上最壮观也最荒凉的雅丹,柴达木荒芜的像月球表面,如果你没有见过那些沉默的像中世纪城堡一样的雅丹,你也许不知道,除了色彩,你还喜欢宁静的荒芜。

  过315,你会遇到茫崖的水上雅丹,你会被眼前所见所震撼,世上再没有一处风景像青海水上雅丹了,千万年的风蚀水注,形成了眼前无比纯粹,神奇而壮观的一幕。

  忽然,就想去青海了,想起那些孤独的城市来。除了西宁,最想去德令哈看看。关于德令哈,我什么都不想描绘,我想让海子来讲德令哈。1988年,海子路过德令哈写道:“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德令哈……今夜,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德令哈那些孤独的雅丹和戈壁,那寂静而沉默的城市,在德令哈安静的夜里想一个想念的人,念一首海子的诗吧!

  想去看看格尔木。青海的第二大城市‘格尔木’,被誉为”奇迹之城”,这座戈壁之城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她以东是西宁,以北是敦煌,以南是拉萨,南来北往都要经过它,这也是格尔木比较为人所知的原因。

  但有人说,格尔木不只是个中转站,“如果说青海湖已经闻名遐迩,那么格尔木周边还方兴未艾。格尔木,不只是去往拉萨的中转点,大美青海,它必值得停驻值得体验。”

  05

  我想去至少四次青海。

  第一次,我想去看我从人们口中听说遥想的青海。就去青海湖,去茶卡盐湖,去卓尔山,去塔尔寺,去祁连山,去转山转湖转经,去看天看云听风,去感受宁静与辽阔。

  第二次去我想看的青海。我会包车走完一座祁连山,我会夜宿在青海湖边,参加一个环湖骑行,感受青海湖的风,看360度的青海湖一眼,夜晚我还要守候它的星空,看银河竖立在青海湖的苍穹。

  第三次去我依然还没见过的青海。去海西,去玉树,去果洛,去年保玉则,遇见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天堂。然后带回一大摞惊艳的回忆与风景,慢慢翻阅回想。

  第四次去感受荒芜。我要去像火星表面一样的柴达木盆地,日行千里不见人烟,感受寂静中的安静,荒芜中的孤独。

  但青海,去多少次都是不够的。“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幽咽,泪水全无,我想把远方的远归还给草原。”而我,想把远方的远归还给青海。归还给那里的风,那里的草原,那里的湖泊,那里无边无际的花海和极致荒凉的雅丹……比广袤更广袤的是青海草原,比自由更自由的是西北的风。青海,去多少次都不够,忽然,就想去青海了!

精彩视频

产业资讯

明星公告栏

精彩原创

高清美图

专题策划

风向标

我爱试用

秀场库

化妆品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