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土就怕俗”?五条人的设计也太魔性了

“不怕土就怕俗”?五条人的设计也太魔性了
2020年08月30日 20:45 新浪时尚

  编辑:Lyduo

  不管你追不追《乐夏》,最近一定也都多少知道点“五条人”,不过你不一定清楚到底是哪五条。毕竟舞台上吹拉弹唱的,看来看去就两条:主唱兼吉他茂涛、主唱兼主音吉他、手风琴仁科

  这两条人也比较好认,长头发这个叫做仁科,被赐名“农村拓哉”,是不是气氛一下就起来了?

  也不全是调侃,仁科真是有一些比较帅的瞬间,据说现在已经有了颜粉,不细看的前提下,还给人点古天乐的错觉,说一句“氛围帅哥”没意见吧?

  短头发这位叫做阿茂,原名是茂涛,戴个墨镜就是“海丰谢贤”。

  乐队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这两个人,所以乐队取五条人这个名字纯是为了恶搞,似乎还真有人被搞到的,据说曾经就有活动方为他们定了五间客房,不知道当时二位是怎么分配的呢?

  哪怕你和他们不熟,通过这三两句描述也能知道个他们的基本作风了,他们常常身着花衬衫,趿着塑料夹板拖鞋上台,带着南方小城特有的江湖气质,把乐夏这个有点文艺又有点洒脱的正经舞台变成又土又痞的九十年代县城歌舞厅。

  还搞出了不少让节目制作组都意外的情况,像是什么即兴换歌、猜拳“耍赖”,还因此被淘汰了好几次,又被粉丝投了回来,所以他们的名字前面还常常带着“捞”这个动词,粉丝们把“复活”他们的行为形容成“捞”,去《乐队的夏天》“捞五条人”,还挺贴切。

  别看一副不正经的样子,面对采访可以说是金句频出,往往一句话就能把大家逗乐。

  “你什么时候感受到自己火了?”

  “此时此刻。”

  “淘汰是我们活该,不过也是乐夏的损失。”

  “为什么组建乐队?”

  “那天下雨我们走在桥上,雷雨季节,没被雷劈中,天意”

  “阿茂习惯你临时改歌词了吗?”

  “你以为他是省油的灯?” 

  担心负责的导演被自己坑,这么安慰一脸懵逼的对方: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他们还有个金句很出圈,那就是“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

  这句话不仅落实到了歌曲里,乐队的设计风格视觉风格也同样“土到掉渣但不俗不可耐”,他们的乐队标志就很随意,是一个塑料袋的样子,他们说:“我们的音乐就是有种塑料味,塑料是另外一种赤裸裸的真实”,有内股“中国迷幻摇滚土特产”的味道了。

  别觉得塑料袋随便,比赛一开始的时候人家的标志是这样的,改成塑料袋已经是一次形象升级啦。

  到底是什么画面才“宁愿土到掉渣 也不俗不可耐”?

  他们的设计远不止塑料袋这么简单,把乐队风格视觉化起来就是人字拖、霓虹灯之类的元素,算是在生活比较常见的事物了,可你在五条人这里把它们串联起来,却又很容易能想象到一些湿热南方小城的粗粝、文艺还有“燥”。

图源@网易王三三图源@网易王三三

  乐队到现在一共发了七张唱片,每张的设计风格都很是别出心裁,有立体发廊、故事会杂志、书信等等等,都统一于歌曲的风格,有股荒诞的认真。

图源@ 环球设计榜图源@ 环球设计榜

  想要知道这些设计能多有意思,还得看看细节,这张《梦幻丽莎发廊》的专辑,有人就晒过它的“开箱”,一入眼只是个扁扁平平的发廊店面,细看还有些层次,先是一层白色卡片镂空做成窗框的样子,在光影的作用下真有点立体起来。

图源@littleprince小小王子图源@littleprince小小王子

  经过一些小机关,你就能看到一个立体的梦幻丽莎发廊了,造价和工艺都不特别,但这个创意是足够让人眼前一亮。

图源@太阳_太阳图源@太阳_太阳

  阳光照射下来,窗棂和红色字体的倒影,像不像是你在某个乡镇发廊的午后坐着晒太阳,顺便排队闲聊等剃头。

图源@littleprince小小王子图源@littleprince小小王子

  光碟就藏在“发廊”的镜子里,把它抽出来即可,设计得很巧妙,也算是物尽其用啦。

图源@太阳_太阳图源@太阳_太阳

  支棱起来,就是立体的小发廊了。

图源@太阳_太阳图源@太阳_太阳

  可能因为阿茂在广州的时候常常在华南师大的各种电影课堂旁听,而仁科也在采访中总能抖几个冷门或经典的电影段子,这两位电影发烧友的音乐里总能给你独特的画面感。

  《梦幻丽莎发廊》里唱:“风吹过石牌桥,天空挂着一轮红月亮,我的忧伤该跟谁讲”,再配合唱片设计,就是个合格的电影小片段。

图源@大黑浩子图源@大黑浩子
图源@大黑浩子图源@大黑浩子

  附赠唱片的还有一个极其土酷的贴纸,有人说现在实体专辑这样不赚钱的买卖还做得如此上心,这个行为确实很“城中村艺术家”。

图源@littleprince小小王子图源@littleprince小小王子

  《故事会》这张专辑还模仿了民国时期的电影海报,细看能发现乐队成员也都对号入座了海报。

图源:卷宗Wallpaper图源:卷宗Wallpaper

  唱片里头还夹了本薄薄的“故事会”,里头是真有内容的,版式和《故事会》杂志一模一样,是个歌词本,当然也夹带了一些新歌有关的私货。

图源:卷宗Wallpaper图源:卷宗Wallpaper
图源:卷宗Wallpaper图源:卷宗Wallpaper

  最新出的这张叫做《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比起之前的设计要低调得多,不过看起来更有品质感了

图源@最设计图源@最设计

  虽说没那么多花招,可细节之处还是很有得看的,这些像弯曲飘散的字体排列,怎么看都有点主题“梦中流浪”的感觉。

图源@最设计图源@最设计
图源@最设计图源@最设计

  这次新专辑还推出了他们标志的徽章出售,据说第一批限量一百份,不知道现在销量如何,忙着捞人的粉丝们有没有抢到。

  唱片设计之外,各种各样的周边设计也没少,很全套也很诚实地反映了乐队的风格。

  还有些各种实用的小件,看得人有点想get同款怎么办。

图源:卷宗Wallpaper图源:卷宗Wallpaper

  有这么独特的设计当然有背后设计师的功劳,五条人的主设计叫做“胡子”胡镇超,已经给乐队做了八年的设计了,算是磨合了很久的搭配,也难怪他对这种风格的拿捏这么到位,有人叫他“五条人视觉系系主任”。

  胡子也会面对来自五条人的“为难”,比如在做最新一张专辑《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的时候,仁科的要求是“丑到多看一眼都难受”。

图源:卷宗Wallpaper图源:卷宗Wallpaper

  还有一些GIF的小片段,别看它一闪而过,内容里融合了很多民俗不说,还是胡子自己刻上去的,也是很花心思了。

  从胡子的采访里也能看出乐队对视觉这块很重视,哪怕是生存艰难的小众音乐,他们也是最早支付设计费用的乐队之一。

  他们之间的品味可以说是很默契,在胡子没空的时候,五条人也会自己动手,仁科2016年时还手工拼贴过乐队巡演的海报,除了手法比较粗糙之外,风格还是很统一的。

  《地球仪》这个专辑封面的图片,也是仁科把地球仪扔进了垃圾桶随便拍了张照出的灵感。

  说了这么多,其实关于五条人,可以聊的事情真的太多了,还有人说他们的音乐还原出了一个新与旧、理想与现实、冰冷与温情的“市井家园”,其实这些视觉化的语言也在做一样的事情,唱的和画的都是小人物的故事,或许你还会发现自己的影子,在由城市构建的主流话语体系中,我们也需要这样一个生动有趣的五条人。

  他们最打动你的地方又在哪里呢?留言和我们说说吧~

精彩视频

产业资讯

明星公告栏

精彩原创

高清美图

专题策划

风向标

我爱试用

秀场库

化妆品库